yabo2020-具荷拉崔雪莉相继离世你最心疼谁?韩国女星这是怎么了?

某韩媒报道称,具荷拉被发现在家中死亡,对此江南警察署方面透露,当天具荷拉被发现死在首尔市江南区清潭洞的家中,至于详情目前正在调查中,据悉雪莉去世时,具荷拉正在日本休养,听到这一消息后他彻底崩溃了。

当时粉丝们也是很担心他的状态,为了让粉丝放心,具荷拉曾出面在ins直播过。可伤感是掩藏不住的,在直播过程当中具荷拉几次崩溃,大哭说道,雪丽啊姐姐在日本没法去,对不起,只能这样向你道别了,真的很对不起,在那个地方做你想做的要过得开心,姐姐会带着你的努力活下去,我和雪莉是真的很亲的姐妹,想和雪莉道别所以开了直播。

对不起了,大家请不要担心,雪莉啊再见,当时他也说了,会带着崔雪莉那一份认真活下去,看得出来求生意识还是很强烈的,不过最终在崔雪莉的葬礼上,大家还是看到了具荷拉的身影,他最终还是回国看了最爱的妹妹一面,之后,具荷拉曾在深夜发文,贴出多张与雪莉的合照写下在那个世界就做真理(雪莉本名),想做的事情吧,谁都没有想到,在雪莉去世没多久后,具荷拉最终还是选择了自杀!

目前官方给的理由也是因抑郁症而选择自杀偶像组合kara出身的具荷拉,在组合解散后来往于韩国,日本活动。去年9月,她与男友崔某以施暴和非法拍摄等展开起诉,并重返最近的日本演艺界重新展开活动。

据了解,据荷兰去年9月与发型师崔忠范曝出互殴风波,崔某涉以威胁具荷拉因涉嫌违反性暴力特例法及恐吓罪遭起诉,并遭检方求刑三年。

8月29号,案件在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进行宣判,检方指被告因细微的动机而引起的罪行,却为女艺人带来不可治愈的伤痛,他因为对恋人怀恨而恐吓她要公开片段,即使对方不是艺人,而是普通人,其罪行也是应受到严厉的惩罚!

检方又指,比起请求受害人原谅,被告反而主张自己受到的伤害更大,没有丝毫反省的意思,加上其罪行的本质不良,对于受害人造成二次伤害,最终法官判崔忠犯有期徒刑一年半及缓刑三年,性暴力相关嫌疑被认定无罪,但具荷拉的代表律师事后表示,对判决结果感到不满,认为行量过轻,并称将会提出上诉,真的很讽刺,加害者都能理直气壮地继续生活,受害者却不堪压力选择了自杀!

具荷拉1991年1月13号出生于韩国光州广域市韩国女歌手、演员、模特、主持人、前女子演唱组合kara成员,在2008年的韩国DSP公司选拔活动中,具荷拉被公司提拔加入演唱组合KARA而踏入演艺圈。

08年作为女团KARA的成员出道,她们组合可以说是二代女团里的Top之一,巅峰时期的是可以和少女时代对打的。

第1个在日本巨蛋开演唱会的韩国女团也是kara,而具荷拉更是队里的人气Top。综艺里它是运动能力超强、活泼开朗的屋里头美少女。作为演员,他最出名的角色是城市猎人里的总统女儿。

2008年7月27号,具荷拉随KARA组合发行首张迷你专辑,《Rock U》2009年7月30号第2张正规专辑《Revolution》发行。歌曲《Mr.》MV中的“屁股舞”在韩国歌坛走红。2009年10月,具荷拉参加韩国KBS新综艺节目青春不败担任嘉宾。2011年具荷拉首次主演了韩国SBS电视台、电视剧、城市猎人,在剧中扮演“崔多惠”一角。

2011年9月6号KARA发行第3张正规专辑《step》回归韩国歌坛。2014年9月具荷拉在电视剧没关系,《是爱情啊》当中客串。2014年11月参与韩国SBS综艺节目《Roommate》第2季的录制,担任嘉宾,2014年12月出演单独真人秀节目通过该节目首次公开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线号,韩国DSP公司宣布与具荷拉的经纪合约结束,具荷拉选择不再续约,而离开公司,在离开公司后,他选择与KEYEAST经纪公司签约,以多栖艺人身份在演艺圈发展,组合解散之后他除了拍个海报,偶尔露露脸之外作品很少,大部分时候都在过着舒服自在的逍遥生活。

真的没有想到在看到关于他的消息会是这样的,自杀前的一个晚上,他在ins里留下了这样的文字,你好,再见。ins的文字更是触目惊心,很辛苦,也要装作不辛苦,很痛苦,也要装作不痛苦,外表看起来好好的,但内心已经千疮百孔,一点点地走向毁灭。一句话可以杀死一个人,也可以救赎一个人,从这些文字看起来,具荷拉最近的状态已经非常不好了,但他依旧让大家热爱生活,热爱身边的人,这些文字既是控诉也是告别。

发完这些文字之后,他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2019年具荷拉被发现,在家里轻生立刻被送往医院,所幸无生命危险。经纪人证实,具荷拉患有抑郁症,以前的具荷拉,一个曾经的顶级爱豆,一个可爱又爽朗的女孩子,努力踏实的工作了十几年,把自己的青春都奉献给了舞台、粉丝和公司。

现在只想过过清闲日子,谈谈恋爱,享受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。没想到却遇上极品渣男具荷拉的男朋友某一次喝醉了酒,凌晨闯进了具荷拉的家里把他踹醒,并把家里的家具都砸毁,两个人开始了激烈的争吵,身上都有伤,可是这个男朋友恶人先告状,控诉具荷拉家暴,因为这件事情具荷拉不得不前往检察院接受调查,从一个光鲜亮丽的偶像变成一个有家暴嫌疑的被调查者。

那段时间,据赫拉遭受了网友长期的网络暴力,可是事实呢,却是男朋友不仅殴打具荷拉,更用亲密视频来威胁具荷拉,把具荷拉逼得跪下来求他,不要公开,可是哪怕是这样的真相浮出水面,依旧是只有少部分的网友支持具荷拉,因为在韩国女性地位不高,被偷拍私密视频谴责偷拍者的是少数,反倒是责怪女性的占多数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韩国女性的生存真的是太艰难了,不仅没有因为名气得到什么,反倒把自己公开放置于舆论场的中心,遭受四面八方的侮辱和侵犯,试问这样的心理创伤又有几人能真正地做到释然呢?

而对于两位知名韩星相继离世,很多网友再次把焦点放到了韩国娱乐圈中,除了雪莉,张紫妍外,韩国多年来接连有女星自杀,这不得不让人深思其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为什么?可能这与韩国娱乐圈环境有不可分割的关系。跟其他国家的演艺圈不同,韩国由于本身地域就比较狭小,加上造星非常强悍,个大造星公司每年都会向娱乐圈中输入大量的新鲜血液,逼迫娱乐圈尽快的改朝换代。也因此韩国艺人的地位和其他国家光鲜夺目的明星相比,简直有天壤之别。

韩星想要出道是出了名的严格,他们需要很小的时候就以练习生身份被公司培养,最后赚到了钱也是大部分被公司拿走。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工作和压力,马不停蹄的赶各种行程,出演、综艺、拍广告、演唱会、音乐放送等等,睡眠不足、休息不好都是常事,但过分的是经纪公司都不把他们当人看,只是不断的压榨索取最后一分钱,艺人自己的血汗钱到手之后所剩无几。

一年净挣6730万人民币的韩国高人气组合防弹少年团,在公司安排下依然是要挤在一间房的上下铺出演《我们结婚了》。而人气骤升的Fiestar中国籍成员曹璐曾直言,自己在韩国出道6年收入为0,一直是靠热情支撑梦想,自曝如果没有行程就会饿死。

韩剧男女角金宇彬也曾说,自己刚做模特的时候收入约为人民币600,而在韩国组合中更红一些的队员,他们的代言费往往要平分给其他成员。比如super Junior圭贤就曾在节目中爆料,个人赚得很少,平时的演出收入也要分给公司,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韩国经纪公司像吸血鬼一样,是从艺人赚取的钱财中拿了大部分的抽成“向帝国的孩子”,所属公司就曾被曝出抄成比例高达70%,而艺人只占30%,这30%还要9个人分。SM也曾被爆料专辑收入公司要占90%,收入分配里只有海外活动是艺人所占比例最高的,可以达到70%。

除此之外,韩国女性地位低下,这导致网络暴力经常成为把韩国女艺人推向绝境的一大凶器。要知道深受儒教伦理影响的韩国曾经是亚洲最严格的父权制国家,男尊女卑现象存在于社会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。2012年韩国妇女不就对3500名成年人进行了妇女政策有关调查,回答者中75%认为韩国社会仍然存在性别歧视问题,其中女性有82%认为韩国社会存在性别歧视,男性有67%认为存在性别歧视。但事实上韩国对于女性的蔑视远不止经济,如果说同样销售网络暴力,那么女性的伤害程度要高得多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pixelcre8.com/,具荷拉家中身亡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